京北海陀山记

2018-11-26  来自: 九三学社张家口市委员会 浏览次数:270

大海陀.jpg

沿着宝平线公路由怀来县向北,地势逐级抬升,从桑洋河谷地穿过当地称为“小北川”的北岸漫滩阶地平原,大约行驶四五十里的样子,就逼近了怀来与赤城的界山——长安岭。秋色正浓,公路两旁,晒秋晾场,谷黍翻浪,一派金黄。建设中的延(庆)崇(礼)高速,穿山越岭,桥隧相连,似一条飘落的罗带,裹挟着崇山峻岭,拉近了京张地区一体化的距离。

西北长安城,京城长安街。我们眼前的这道山岭名曰长安岭,足见国人多么乐见长治久安享太平啊。盘山公路已成故道,径直穿过长达两公里的长安岭隧道,洞天别开,已进入到赤城县界了,顺着山势向东转前行,很快就到达了我们此行的目的地——大海陀自然保护区。

秋高气爽,风轻云淡,九三学社张家口市桥东区委一行到京北抗日根据地、大海陀自然保护区开展京北地区生态建设和红色旅游考察调研活动。

0a2c7cbb-31c3-4c4f-aeb9-93f72bdf7f5c_size179_w550_h367 (1).jpg

平北抗日战争纪念馆,坐落在延庆县龙庆峡入口处,缓斜的鞍部地形,垭口两侧的山脊线一分两开,山之阳是北京著名的风景名胜区——松山公园;山之阴即是大海陀国家 级自然保护区。纪念馆背山向谷,苍松翠柏,山花烂漫。汉白玉碑身上镶嵌着花岗岩步 枪、刺 刀塑像,萧克同志题写的“平北抗日战争纪念馆”及碑文,庄严肃穆,令人起敬。展厅里陈列的文物、书籍、武器、图片勾勒出当年抗日军民浴血奋战,杀声震天的历史画卷;浮现出举不胜举,可歌可泣,慷慨悲壮的英雄壮歌。壮烈牺牲的八路军团长白乙化,英勇就义的县委书记徐智甫、沈爽,民兵英雄何金海,龙关县委书记、冀热察军 区民 运部长车夫烈士……

 

车夫.JPG

青年时期的车夫烈士

    车夫原名车永年,怀来县沙城三街村人,是我十分要好的一位同学的爷爷,从小我们读英烈传、祭社稷坛,他的事迹就在同学们中传颂,可以说激励着一大批同学师友,怀来儿女的英雄情怀,引以为豪。                                          

在沙城镇三街村,车姓是大户。1911年车夫就出生在一个农户家庭,几亩薄田,勉强度日,一年到头辛苦劳作,仍过着饥寒交迫的生活。尽管家境贫寒,一家人还是节衣缩食供车夫上学。他读书刻苦,聪颖好学,穷且益坚,终于以优异的成绩考入省立宣化师范。他读书期间,革命潮流风起云涌,“二师学 潮”“一二九”运动,早期的共产 党人张苏、林枫等人到学校进行革命活动,宣传革命思想,传播马列主义,发展进步青年成立党组织。车夫同志积极参加活动,阅读进步书籍,散发传单,游行演讲,声 援学生 运动。在党的教育下,革命的种子在他心中生根发芽,树立起了为天下劳苦大众翻身求解放而奋斗的信念。

1936年6月,车夫和几位进步同学经桑园、孔涧来到大南山区的宣涿怀抗日根据地参加了革命。他不畏艰难、勤奋学习,工作大胆积极,加上在宣师奠定的思想觉悟和文化基础,进步很快,同年10月就加入了中国共产 党,11月担任县委组织部长兼县大队政委。

1937年,“七.七”事变后,日本帝国主义的铁蹄踏进怀来,民族败类卖国求荣,在侵华日军的诱迫扶持下,先后建立起伪满、华北自治、汪伪、伪蒙疆等政权,为了效忠其主子实现军事侵略、政治统治、经济掠夺的“以华治华”的野心。他们勾结土匪流氓、地主土豪,杀 人放火,无恶不作。怀涿地区的地主、富农为了保护自身的利益和安全,组织起了“联庄队”,队伍很快发展到七百多人。怀来县珠窝堡村流氓 无产者董九吉的地方武装就是这样发展起来的。1938年2月,在八路军邓华支队的配合下,在党代表王巍、张梓华、郭永明带领工作队的宣传教育和影响下,董九吉表示愿意抗日接受改编。谁料就在五月,董九吉趁我主力转战冀东之机,制造了骇人听闻的“桑矾事件”,一夜间捣毁了县救国会和桑园、矾山区救国会。长征干部组织科长张梓华和锄奸科长姚子茹,县领导郭子明、蔡维新等十八人被捕。他们被作为见面礼,押送到怀来城,向日本人请功邀赏。一时间宣涿怀地区血雨腥风,阴云密布,笼罩在一片白色 恐怖之中。

为了重新开创这一地区的抗日局面,1938年11月,县委派车夫深入桑园一带发动群众,恢复发展党的组织。根据党的统战政策,策动袁德文武装起 义,车夫同志来到桑园以百货店账房先生为掩护,化名王兴义,一面发动群众发展组织,一面积极做袁德文的思想工作。袁德文和史荣恩在“桑矾事件”后被任命为自卫团的副团长,分别驻防在矾山、珠窝堡、鹿叫坡等地,他们具有一 定的爱国思想,他们的部队也备受日本鬼子和伪警察队的歧视、排挤。车夫同志通过地下组织和袁德文取得了联系,并在水磨村第 一次见面,给他讲了中国人应以民族利益为重的道理和抗日斗争的形势。袁很受教育,以后车夫同志还向袁德文赠送了《论持久战》《挺进军的三大任务》《敌后游击战》等书籍和我党的宣传材料。在车夫同志的多次帮助教育和感召下,袁德文思想进步很快,不断向官兵秘密进行抗日宣传渗透,积极准备反正起 义。袁德文的活动使日军产生了怀疑和警惕,日军准备解除自卫团的武装,情况非常紧急。袁德文马上派人和车夫同志联系,车夫迅速向县委做了紧急汇报,上级同意袁部提前举行武装起 义。1940年6月20日深夜,袁德文、史荣恩率400余人举行起 义,会师于芦青岭。车夫同志亲自接见全体官兵讲话。军分区命名这支队伍为“平西游击队”下辖四个营,任命袁德文为总队长,史荣恩为副队长,这支队伍的起 义对改变宣涿怀地区敌我力量的对比,打开这一地区抗日斗争的新局面起到了极为重要的作用。

车夫,学生出身是个文人,又是部队领导,但他在每次战斗中总是身先士卒,英勇作战;生活中,他关心战友,视若亲人;政治思想工作中,他满腔热情,善于教化,是袁德文、史荣恩、王宝山、马占鳌、赵林、刘国宝、王文如等一大批我党优 秀干部的革命引路人。车夫对革命事业鞠躬尽瘁,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其父母亲人曾惨遭毒打折磨,舍离的亲生骨肉而后再也不知去向。赵振中同志为他取名“车夫”时他高兴地采纳了,还亲自刻了一个青年人用力推着独轮车的小木雕,表明自己就是革命事业的车夫,永远推动革命历史的车轮前进。

车夫同志参加革命后,历任宣涿怀、涞水、龙关县委组织部长、副书记、书记和冀热察军 区民 运部长等重要职务,为革命事业呕心沥血,积劳成疾,1948年4月不幸因病去世,英年37岁。他的一生是短暂的、是革命的!他精神永存,激励后人!


巍巍海陀山,幽幽忠烈魂。

抗战硝烟里,茫荡一车夫。

早年亦诗书,介子效从戎。

孤胆斩楼兰,古今同英雄。


青山埋忠骨,绿树掩烈风。一亿五千万年前,强烈的造山运动,使燕山、军都山突兀隆起,横亘在坝上台地和冀北浅山平原两大地形单元之间,成为京西北重要的锁钥屏翰。今日,自然保护区的山水林草已成为京师近地防风滞沙、涵养水源、调节气候、净化水质、保护生物多样性的重要生态支撑。农林牧副、文旅康养成为区域经济的多业态格局。

天地造物,鬼斧神工,冀北山地间奔流而出的河流无私地用泥沙塑造出了大大小小的冲积平原。首都北京就坐落在永定河冲积扇上,它坐北朝南,俯瞰中原,俨然太和殿玉阶之上的“宝座”一般居高傲视,君临天下。身后的海陀山像身披绿装的高大卫士,守土有责,岿然不动,阻挡着来自欧亚内陆的咧咧寒风,把风沙砾石按粒径大小分别迫降在巴丹吉林、浑善达克、坝上高原。

海陀山主峰海拔2241米,保护区东西狭长约13千米,面积达128平方公里,是典型的北温带山地森林植被类型。其物种繁多,垂直带谱完整,松桦层林叠翠,林相完好,亚高山草甸及林下植物丛生,植被覆盖率达80%以上,宛如一面九叠屏风,抵御风寒,绝尘阻沙。相传宋元时期,长春真人丘处机登临赤城金阁山时感慨道:登山南望,晴岚可爱;北顾但寒沙衰草,至此隔绝矣。冬季,怀来、延庆极冷月气温比山北地区高出5℃6℃,大风日数和平均风速下降50%,浮尘、扬沙天气也大为减少。

大海陀地区有大小8条沟谷溪流,汇入红河,是白河水系的一级支流,虽集水区域面积不大,但由于雨季集中,坡面漫流汇集速度快,极易造成水土流失。几十年的流域治理、打坝淤被,缓坡沟谷果粮种植,再配合封山育林,植树种草,使这里植被覆盖率、密结度大幅提高。从而,改善了水分的渗透、贮存、运移条件。雨季时基本做到土不下坡,清水长流;旱季时有地下水补给,水量相对平稳。在赤城由于河川补给的地下径流多运移在花岗岩裂隙带、风化层中,时而还有沸石矿层夹杂其中,堪称天 然净化器,因而出露的裂隙水、泉水,水质清澈,微量矿物元素仅此罕有。百川归流,汇入 密云水库后,沿京密引水渠,再分配到北京供水管网,成为首都人民沏茶煮饭、庖厨宴客、洗浴保洁的活水源头了。只可惜又有几人“问渠那得清如许”呢!

登上海陀山顶,远远望去,大好河山尽收眼底;深深呼吸,清新空气沁人心脾。何必舟车劳顿寻仙去,脚下的海陀不就有物我两忘,本质本真的境界吗!虽不及泰山雄奇,华山险峻,更没有峨眉之秀、青城之幽,但在我眼里,大海坨也到处都有井岗的红旗,韶山的杜鹃,太行翠柏兴安松。(九三学社张家口市委  郑太虎)

                                              

 

关键词: 九三学社张家口市委员会           

欢迎登录九三学社张家口市委员会官方网站!

CopyRight © 版权所有: 九三学社张家口市委员会 网站地图 XML


扫一扫访问移动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