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俗之——腊八

2020-01-21  来自: 九三学社张家口市委 浏览次数:73

    农历的十二月初八,是我国的传统节日:腊八,古语称之为“腊日”,每年只要过了腊八,就能听到年(春节)的脚步了。所以腊八极其的隆重,一些习俗到现在还在延续着。

    据史料记载,早在秦朝之前,就有过腊八的习俗了,国人喝腊八粥的习俗大概也有一千多年的历史。

    在老家有句谚语:腊七腊八,冰娃娃抱回家。记得老家的传统节日氛围都很很浓,尤其是年节年俗。

    每年进入腊月,家家户户就开始张罗着过年了,到了腊月初七这天午饭后,家家都要到七八里远的沟里刨腊八人”。“腊八人”就是冰块,用这种冰块化的水做的腊八粥,有一种独特的味道。

    老家村子的东面有一条蜿蜒曲折的峡谷,但村里人都称其为“东”。要从村里去这条沟,大概得走四十多分钟,而且是坡度特别陡的羊肠小路。下到沟底,满眼全是大青石,大青石的沟、大青石地面,大青石的沟崖峭壁。

    过了冬季,当你走到半山腰,就会听到哗哗的流水声,走到沟里,一股清澈的泉水从半山腰大青石之间的缝隙中流淌下来,形成了一条清澈见底的天然水帘,流到沟里顺着沟体蜿蜒向前,形成了一条河。从石缝间流出的水那才叫一个甜,就像放了糖一样。每年的夏天,女人们都会背着自家人换下的衣服和拆洗的被褥到沟里洗。坐到积水比较深的水洼石面上,脚伸到水里,唱着一首首家乡小调,那种景象美到了极致。

  每年冬天,这条沟就变成了另一种景象,整条沟仿佛一夜之间就凝固了,像一块曲曲弯弯的白玉,镶在了深邃幽静的东沟里。站在高处望去,那条白玉带蜿蜒着伸向远方,在太阳的照射下折射出耀眼的光这种景象一直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但不知道用什么样的语言描绘。宋代蔡伸的《虞美人》中“堆琼滴露冰 壶莹。楼外天如镜。水晶双枕衬云鬟。卧看千山明月、听潺湲。”用到此处,也无法表述东沟峡谷冰的奇美。

    每年腊月初七这天下午,沟里的冰面便是孩子们尽情嬉戏的乐园。只要在冰上呆一会,睫毛和露在头巾外的头发都会挂上一层白霜,就连呼出的热气都会被瞬间冻在嘴边,整条沟霎时成了一个天然的滑冰场。

    大人们到了沟里,会在泉眼周围最高的冰面用镐头或斧头刨冻结的冰,大人或后生们忙着刨冰,而孩子们就会在冰面上擦滑溜。冰面冻得结实光滑,一个个冻得红鼻子红脸的孩子们,一次次摔倒再爬起再摔倒……那种摔倒的感觉到现在还记忆犹新,就像用一块大石头生生地砸在头上或背心,但孩子们还是比着谁坚强,继续滑,带着眼泪的笑声在沟里回荡,引得喜鹊麻雀在头顶飞来飞去,好一幅冰面素描图啊!

  等大人们把一块块晶莹剔透的冰块,放到框里或背篓里,孩子们才捂着屁股或脑袋亦或胳膊腿跟着大人兴高采烈地回家。大人们把刨的最大的冰块立在大门外的墙根下,预祝着来年“瑞雪兆丰年”“风调雨顺”和吉祥如意,等摆放好门外的冰块,便将剩下的冰块置于瓮里或锅里。

    晚上的煤油灯下,我与姐姐们和母亲一块儿一粒粒地挑拣出颗粒饱满圆润的红菜豆,再淘洗干净,等锅里的冰块化了烧开放到锅里。老家的腊八粥很简单,只有自家种的红菜豆和小米、每年腊八才买的红枣腊八粥也不是喝的那种稀粥,而是一种把煮烂的红菜豆和小米黏到一起的干饭。

    父亲在灶膛里填上几根粗粗的干树枝,化锅里的冰块。火苗舔着锅底,眼看着锅里的冰慢慢化成了水,母亲把洗好的红菜豆放到锅里,在灶膛里再填上几根粗木棍,让其慢慢熬着。然后母亲和我们继续挑拣腊八早上准备做菜的黄豆芽。黄豆芽一般都是自家生的,几天前就把黄豆用温水泡大,然后放到一个大盆里,用自家做的那种高粱杆pai子(也就是盆盖),盖住,放到炕头用棉衣或小被子捂上,每天早晚用温水淘洗。三两天后,白白嫩嫩的豆芽就长出来了,淘洗完再蒙上干净的毛巾,将其摁压瓷实,再蒙上被子,六七天后长长的豆芽就能吃了。

    我们把黄豆芽的皮拣干净,母亲就让我们几个睡了,然后她边等煮在锅里的红菜豆到七八成熟,边把胡萝卜、土豆切好,把冻豆腐放到盆里让其慢慢解冻,一切都准备好了,父亲再往灶膛里加几根枯树枝,然后母亲和父亲才歇下。

    鸡刚叫第一遍,父亲就起来在炉子里加上煤块,然后在灶膛里添上柴,家在炉火的烘烤中暖和起来,母亲也早已起来,开始做腊八粥和菜。我也在父母的走动声中醒来,在被窝里路出脑袋趴着看母亲进进出出忙碌着做饭。母亲把锅里煮的烂乎乎的红菜豆用漏勺捞出放到盆里,在锅里放入淘洗好的小米,盖上锅让它慢慢熬。然后在炉子上的锅里放入胡萝卜和土豆切的条,把解冻了的冻豆腐挤水切条和黄豆芽一同放入,再放入胡麻油、盐、酱油填上适量水盖上锅,烩着。

    母亲把菜弄好,大铁锅里的小米也差不多熟了,然后母亲把锅里的红菜豆汤用勺子舀出,把泡好的红枣均匀铺一层然后把煮烂的红菜豆倒在上面,盖上锅小火焖着。这时家里满是香味,父亲也喊我们几个穿衣服,我们揉着惺忪的眼睛,从暖暖的被窝里不情愿地爬出来,这时天还没有亮。

  家乡的习俗,腊八粥一定要在太阳出来之前吃,要不然孩子们会变成红眼睛的,当然,这都是传说。二姐会带着我喊上约好的小伙伴们一块东家走西家串,去看哪家的豆粥熟了,哪家的粥颜色最红,哪家的粥做得最好。等到在小村转了一圈后,天也渐渐亮了,我们着急忙慌地跑回家。回去以后便会跟在母亲身后说都去了谁家,谁家的粥做得最好,谁家没做。

    母亲让我们洗净手,便打开锅放入一些糖精,那时大部分人家是吃不起白糖的,每年的腊八粥或平时熬的稀豆粥,都是放一些糖精增加甜味。母亲放好糖精,然后拿家里的大铁勺子在锅里碾压,等红菜豆、红枣和小米都混到一块了,就先装满几碗,让二姐和我给那些没做粥的人家送去。每年都会送好几趟,才能送完,这时我们才上炕,一家人围在一起,母亲把切好的葱放入菜锅里,香味一下子就钻入鼻子,等菜和粥都端上炕,父亲先盛上一小碗,在灶台上、院里的窗台上以及树杈上放上一点粥,老人们说这是祭祀神灵祈求来年风调雨顺四季平安,其实这便是一种流传的地方民俗。然后一家人才正式吃腊八粥,那种味道是一年中最特别的味道,也是最好吃的粥和菜了。等到太阳出来,一切都也收拾好了,大人们又开始忙碌着年关的事,而孩子们则跟在大人身后等着年的到来。(九三学社张家口市委 刘慧敏)

关键词: 九三学社张家口市委           

欢迎登录九三学社张家口市委员会官方网站!

CopyRight © 版权所有: 九三学社张家口市委员会 网站地图 XML


扫一扫访问移动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