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的难忘记忆

2020-01-21  来自: 九三学社张家口市委 浏览次数:107


春节, 俗称过年,是国人诸多节日中的盛典。年节的记忆从童年开始, 就像掀过的一页页日历, 叠加成一本厚厚的书, 当我们重新翻开来看时,就会被那些记忆所吸引,对那些过往无比珍惜———题记

 

     春节给我印象最深的是那满眼的色彩,最为抢眼的还是红色。红的对联、红的年画、红的窗花、红的灯笼、鞭炮后那纷纷飞落如蝶般的红色纸屑……

    儿时的农村还很贫困。在北方,一年只能种一茬庄稼,所以村民们过着半年农作半年闲的日子。虽然清苦些,但也惬意自得,那种闲逸是现在人无法体会得到的。

     每年一进入冬季,农忙闲下来的女人们就开始张罗年节的东西,她们开始纳鞋底、做新鞋、拆洗被褥,缝新衣服。大姑娘小媳妇则开始买上些彩纸,聚到一起,坐在热炕上,把那些五颜六色的彩纸巧妙地折叠成各种形状,放在炕上的小方桌上,拿起剪子,只见剪尖飞快地咬着她们手中的彩纸旋转飞舞,不一会儿功夫,那些栩栩如生的戏里人物、吉祥花鸟、鱼虫、动物等就活灵活现地呈现在眼前了。摆在桌上、炕上、挂在墙上,惹得孩子们围着就像看大戏一样,大姑娘小媳妇们却沾沾自喜,欣赏着一幅幅逼真喜气的图案,嘴角都弯成了上弦月。

    一到腊月,年的气息愈加浓厚,粉刷房屋、打扫厅堂、置办年货。年货都是自家产的,如瓜子、大豆、豌豆,一一炒熟。熬麻糖、炸果子、炸麻花、炸江米条、压粉条等,人人脸上都充盈着喜气。孩子们更是高兴,他们跟在大人们的身后,虽然冻得小脸通红,跺脚哈手,也是不愿离开,和大人们一起干着一些他们并不会干的活,大人们也乐得其中,帮家里干活成为孩子们最大的乐趣。

好不容易盼到腊月二十八九,大家就该忙着贴窗花,贴春联了。孩子们忙活着帮娘亲姐姐递窗花、送糨糊,看着雪白的窗户格子上贴满鲜活的窗花,孩子们咧着小嘴笑,指手画脚,数叨着哪些是姐姐剪的,哪些是嫂子剪的,还争着讲窗花的寓意,俨然个个是小小故事家。

贴春联,农村称贴对子,也是孩子们愿意并抢着干的事。春联不像现在街市上买的那些,千篇一律,都是一些耳熟能详的现成句子。记忆中农村写的春联语言质朴、简洁、风趣,却饱含着农人们对美好事物以及来年丰收的期望。大红的纸写上黑色的字,虽然有些字句,孩子们不太懂,但还是乐此不疲地跑东家串西家看各家大门上的春联,顶着纷飞的雪花,时不时会摔倒,但还是相互激烈地争论着各家的好坏,就像都是些行家一样。还有些人家没有会写字的,又不喜欢去找人代笔,就会在春联上或画或剪上家禽五谷,贴在大门上,也别有一番韵味。

     春节太多东西让我无法忘怀。有些习俗虽然随着岁月变迁已经消失,却无法从心灵深处淡忘,就如儿时的灯巷,虽然现在已经不存在了,但那份记忆始终无法抹去。

    记得村里的大人们除了诸多年事以外,最重要的就是家家自己做灯笼。村里的好几条街巷都命了名字,有女儿街、媳妇街、男子街、公婆街,村里的干部会布置任务,让各家按着自家的人员制作灯笼,从年三十就挂到各条街道,标上自己的名字,直到过了二月二才摘掉,也预示着春节结束。

     那些未出阁的姑娘们心思巧妙,将戏剧人物、飞鸟走兽、瓜果蔬菜、各种农作物做成灯笼,挂到女儿街。那些灯笼都蕴含着姑娘家的心思,希望哪个小伙子能读懂灯笼上的心事,喜结连理。媳妇们则是暗自和姑娘们较劲,也是别出心裁制作出更加漂亮的灯笼,希望得到公婆丈夫的夸奖。男人们、公婆们各期所好制作出各种不同巧妙的灯笼。孩子们更是调皮好奇,用千奇百怪的想法,让大人们为其实现并做出他们最终满意的作品才肯罢休。他们并不把自己的灯笼挂在哪一处,而是在晚上从各自家中提着灯笼走街串巷。那些花卉、鱼虫、动物小灯笼在孩子们的手中形成一条独特的农村年节夜景。记得我们游走每一条挂满灯笼的街巷,怎么也找不到两盏同样的灯,现在想起,真是敬佩当时人们的那种执着和认真。

    过了正月十五后,村民们开始投票评出最好最有创意的灯笼,发奖品。说是奖品,其实就是让村里的年轻人敲锣打鼓到家里送上一块村里制作的简单的匾,相当于现在的奖牌吧。某家人在村里享受到这极高的荣誉,就成了村里人学习的榜样,也是下年度要竞争的对手。

    春节虽然预示着春天的开始,但记忆中却很寒冷。大片的雪花将小村装扮得洁净而明亮,映衬的对联、灯笼愈发鲜亮。那些色彩在雪白中愈显其娇,搅荡着小村的宁静,让春天的脚步也凌乱了几分。

    过年,那份儿时的欢喜,散乱在记忆深处,深刻在心里。(九三学社张家口市委 刘慧敏


关键词: 九三学社张家口市委           

欢迎登录九三学社张家口市委员会官方网站!

CopyRight © 版权所有: 九三学社张家口市委员会 网站地图 XML


扫一扫访问移动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