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祭祖

2014-04-15  来自: 九三学社张家口市委员会 浏览次数:201

    迎着清明早晨的第一缕阳光,我随舅舅、舅妈驱车前往阳原县要家庄乡南洼村祭扫外祖父、外祖母。

    我的外祖父出生于阳原县西城镇一个显赫的家族,我的曾外祖父清末留学于日本,外祖父上世纪30年代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的前身“北京朝阳大学”。当时,显赫的家族因吸嗜鸦片变得穷困潦倒,今非昔比。外祖父为了外祖母和家人的生存,抛弃所学学业,受战乱的影响颠沛流离,先后供职于包头、张家口、阳原。新中国成立后,在阳原教育战线教书育人、辛勤耕耘。不久 “肃反”运动开始了,因家庭出身和自己说不清的“历史”受到牵连,承受不了巨大的心理压力,1956年自杀身亡,安葬于要家庄乡南洼村墓地。据长辈们讲,此墓地是外祖父家族的墓地,占地有两亩之多,有专门的守墓人,并送20亩地作为报酬。

    外祖父、外祖母育有五男二女。外祖父死后,我的两个舅舅和一个姨姨尚未成年,外祖母只身带着他们投奔在张家口工作的其他儿女。在他们的接济下含辛茹苦把两个舅舅和一个姨姨拉扯成人。外祖母过着虽不算富裕但还算自在的日子。1989年她安然辞世,按照她的遗愿,魂归故里,与分别二十多年的外祖父相聚,骨灰安葬于墓地。

    汽车在张石和宣大高速公路上行驶,公路两旁青山泛绿,杨柳吐絮,桃花盛开,一派春意盎然的景色,令人心旷神怡。一个多小时就到了阳原县高速出口,下高速沿着左边公路大约10分钟车程就到了南洼村。到村里我们找到了正在地里干活的守墓人孙子,他听说我们是张家墓地的后人,待我们热情而又质朴。由于墓地早已推平做了耕地用,他领着我们找到了墓地确切位置,我们把扎好的花篮摆放在墓地南端,洁白的菊花、盛开的百合、鲜艳的康乃馨散发出淡淡的清香,传递着我们对故人的思念和追忆,也传递着故人对我们的祝福和期盼。我们久久地面对花篮,肃穆站立,朝着墓地深情地鞠了三个躬,这时我看到舅舅、舅妈眼里噙满了泪花,仿佛他们的思绪又回到了从前……。

    舅舅、舅妈这一代人由于受外祖父“历史问题”及 家庭问题的牵连,有早年背井离乡,投身革命的;有考上大学却进不了大学校门的;有要求入 党却被拒绝的……他们也曾抱怨过、责备过,但更多的是无奈,可是他们的理想和信念始终没有改变,在不同的工作岗位默默奉献着他们的青春和智慧。党 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外祖父的“历史问题”得到落实,他得到了客观公正的评价,卸下了压在儿女身上沉重的“黑锅”。这些儿女虽已年过半百,但他们有的毅然加入了中国共产 党,实现了他们终身的夙愿和追求。现在他们都已离休、退休,颐养天年,尽享天伦之乐。

    我站在墓地前感慨万千,外祖父作为法律专业的名校毕业生,不用法律方式来保护自己,却用极端的方法结束了自己的生命,这是他自己的悲哀和不幸,也是时代的悲剧,我相信正在步入法制化的中国,这样的悲剧再也不会发生。外祖父、外祖母他们的一生是极其平凡、沧桑的,但他们坎坷、曲折的经历浓缩的是中国的一部近现代史,我们后一代大多生长在六七十年代,未曾见过外祖父,但他生前“做人要刚毅、正直,要对社会有用”的座右铭我们铭记不忘,外祖母对人包容、淳朴、善良的品性在我们后一代人身上传承和延续……(作者:市医疗支社 张卫国)


关键词: 九三学社张家口市委员会           

欢迎登录九三学社张家口市委员会官方网站!

CopyRight © 版权所有: 九三学社张家口市委员会 网站地图 XML


扫一扫访问移动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