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真理很朴素

2014-06-19  来自: 九三学社张家口市委员会 浏览次数:181

    小时候, 我家在县城和人合租一套房子。所谓的一套也就是里外两家,我家住外边。里边的叔叔一家出来进去都要穿过我家。

  那时父亲在县粮食局直属库上班,里屋租的叔叔在县油脂厂上班。记忆中,那位叔叔不时地就会提一壳子油回来, 于是不时地有香喷喷的炒鸡蛋味道从里屋飘到外屋。 里屋的阿姨有时也会送出几块炒鸡蛋来, 那鸡蛋上是一层亮旺旺的麻油,但是父母是坚持不受的。于是,童年嗅过的麻油炒鸡蛋的味道成了我今生认定的最香美味。

  不久, 不见里屋的叔叔回家了,只见阿姨的眼晴肿得像未剥皮的煮鸡蛋,红红的,鼓鼓的,还有一层不干的水色终日留在眼皮上。一天晚上我睡醒,听到父母在悄声说话,好像是说里屋的叔叔被逮起来了,因为贪污,贪污了许多麻油,除了家里吃还倒卖。父亲说:“我提醒过小马,可他不听。 ”母亲说:“都说别看贼吃饭,看贼挨打,还真就是这么个理。 ” 父亲说:“都说小马有本事。啥是本事?我看守本分才是天下第一大本事。 ”多少年了,我一直记着父亲的这句话: 守本分是天下第一大本事!

  那年回家看父母,正值父亲单位有人落实政策领了大笔的钱。我忽然就想起了马叔叔,我问父亲:“马叔叔落实政策没有?”父亲说:“啥的时候,啥的朝代,贪污也是大罪, 没有谁会给他落实政策。唉……”父亲叹了一口气。 我问:“马叔叔现在干什么? ”父亲说:“听人说他劳改出狱后回农村老家了,可惜了那么聪明的一个后生了!”父亲又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然后语重心长地对我说:“记住做人要犯病的不吃,犯法的不做。你挣了公家的工资,就不要再想着占公家的便宜, 钻公家的空子。 公家的事儿摊子大、 空子也多,要想钻空子捞便宜哪还不容易?如果那样,这个人就完了,最终也是钻过了头,留下了尾巴,没个好结果的。”我说:“爸,我不如您,您手里有权,管得粮食,我只会写写文章,拨拉来拨拉去就几个字。 ”父亲忽然就严肃了,板着脸说:“别这么说, 干什么工作都得有个本分!本分是什么?是对得起工作,对得起工资,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做人啥最重?脸!脸面值千金呢。写文章咋地,写文章更不能为了私利去瞎写!”父亲的一席话把我说得哑口无言。我说:“爸,您说的我记下了!”父亲才慢慢地缓过了脸色。

  又过了两年,那时父亲已退休了。父亲说是来市里看病,但又说没什么大病,别瞎检查了,开几副中药就行了。我说:“您有公费医疗怕什么?”父亲说:“公家的钱也是钱!按你说的,公家的肉就该随便割了?”听父亲这么一说,我只好找中医开了几服药,父亲第二天就回乡下了。那天晚上,父亲喝了点酒,话显得多了一些。父亲说:“你上次问我你小马叔叔的情况,我打听了,他前几年就去世了,是肝癌。 他那是后悔出的病。人呢,这一辈子也许能骗了别人,但骗自己难,自己在心里让不过自己,放不过自己,让后悔折磨自己,是最难受的事了!爸这一辈子没大本事,但没做过让自己后悔的事,心里就特别地坦然。”父亲说到这里,畅畅地喝了一大口酒。

  父亲回去不久,就被急性脑溢血带走了生命,我始知父亲哪里是来看病的,父亲是专门来和我说那一番话的!

  父亲生前一直在粮食部门工作,手里管着粮,可我记忆里留下的最深印象却是小时候常常挨饿;父亲上世纪六十年代响应党的号召, 把我们全家都变成了农业户,只他一人吃供应粮,每月百分之三十的细粮,他从没超标多买过一斤。他说:“粮是国家的,我只是国家委托的看门人。我要是动国库的粮,不是成家贼了吗?家贼谁也防不住,关键是自己不能做了家贼!”

    父亲的每一个道理都是那么简单,简单到让我这个写文章的人,找不到亮点和“诗眼”,但父亲的每一个道理又让我感到那分明就是熠熠闪光的真理!那些真理,很朴实,也很强大。强大到似乎穿越了时空。父亲走了18年了,我越来越感到,父亲给我留下了无穷的财富!他那不贪、不占、诚实、守信、不动公家一点东西的品质是这个世界上最为宝贵的紧缺资源;他说过的那些简单的道理,则让我成了一个最富有的收藏家。(张美华)


关键词: 九三学社张家口市委员会           

欢迎登录九三学社张家口市委员会官方网站!

CopyRight © 版权所有: 九三学社张家口市委员会 网站地图 XML


扫一扫访问移动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