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药蛋的前世今生

2015-03-31  来自: 九三学社张家口市委 浏览次数:168

   冰雪覆盖的坝上草原,白茫茫的无边无垠。几间低矮的小土屋犹如白色海浪卷起的几星杂物:飘摇凋敝,无依无靠。小土屋内,房梁和四壁挂满了银白晶亮的雪霜,整个屋子如同冰窖。冰窖中有一个温暖的中心---火盆。这就是我童年对冬天的记忆。

  所谓火盆,就是把烧过的莜麦秆灰装在一个大瓦盆内,灰热缓缓地从瓦盆里向外散发,整个瓦盆热乎乎,这就是那时坝上人的取暖方式。想来一家人围着火盆坐在一起,说着家长里短,也自有一种属于那个年代的农家温馨。

  我总是蹲在火盆边,但不是为了听大人们说闲话,是等着吃火盆里的烧山药。我小时候,一到冬天就想住姥姥家,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冲火盆里烧山药去的。

  在火盆边蹲上一会儿,舅妈就用一根小木棍儿拨开火灰,掏出几颗说不上是灰楚楚还是黄橙橙的“山药蛋”递给我:“熟了,小馋猫吃去吧!”那火盆里烧出的山药真香,甜丝丝、沙蓬蓬,比日后在某个盛产红薯的地方吃过的烤红薯香百倍。

  再后来在生产队劳动,每到秋天起山药时,队长会“破例”让社员们大吃几天集体的“大锅饭”---烧山药。休息时,有人在地头挖一大坑,有人抱来干燥的山药秧子,有人用大箩头盛来山药。有德高望重的老汉,笑眯眯地用旱烟锅点着那山药秧子,一大“锅”的山药便烧上了。这时,人们散开干活去了,等到再休息时,“土豆烧熟了”!人们从灰坑里扒拉出一个个的“黑头”山药,捧在手里,左手倒在右手,右手倒在左手,嘴里吸吸溜溜的。等着那山药不烫手了,一掰两半,黑山药就露出了白沙瓤。人们尽情地吃着,只吃到男女老少都是一嘴圈子的黑,但谁也不擦不抹,就那么心满意足地任由那黑驻在脸上。这时有幽默的人就会说:看看,偷吃了东西还要带上幌子!想来,那大伙一起吃烧山药的温馨场面,比之我后来任何一次的聚餐都要富有诗意和暖意。

  俗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是说这方土地的土质、水质适应于某种植物的生长,这种植物又恰是这块土地上人们赖以生存不可短缺的生命原料。山药蛋是坝上人的生命原料,它养育了这一方纯朴善良的百姓,所以才有了“口外三件宝,莜面、山药、大皮袄”一说,但是许久以来这三件宝除了能为侍弄它们的人提供基本的温饱之外,并没有给这方土地的百姓带来充裕和富庶,坝上的山药蛋也如坝上人一样,许久以来都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出路。它们先屈居在窖里,然后再被取出来喂猪。一年,一口猪要吃掉3-5千斤山药,而一口猪只能收入二、三百元,这是多大的浪费啊!但坝上人都习惯了这种浪费。而我作为一名记者也一直懵懂无知,不知山药的真正价值,只知它香甜好吃,直到多年前采访了坝上农科所的一位马铃薯专家,我才开始重新认识我从小就熟悉的山药蛋。

  山药蛋学名马铃薯,原产拉美,是一种世界性的作物,我国是世界上最 大的马铃薯生产国,我市每年种植的大约有二三百万亩,约占耕地面积的25%以上。马铃薯因为既富含面粉的营养成分,又富含蔬菜的营养成分,被誉为营养最 均衡的“植物之王”。世界上已经把对马铃薯的消耗、利用率作为衡量一个国家科学技术是否进步的一个尺度。可是当时我们河北省张家口市张北县这个盛产马铃薯的地方却没有一个马铃薯深加工项目。但是今天,张北的马铃薯产业已成大气候了,有马铃薯全粉加工的、有数字控制生产薯条等项目。张北马铃薯的品质是加工薯片、薯条无可替代的极好原料。这些项目的兴建和发展自然延长了马铃薯产业的链条,带动着张北县整个马铃薯产业的发展。

    每到秋天,张北的无公害的绿色马铃薯川流不息地“滚”到包括港澳在内的全国各地,财富便也源源不断地“滚”回来。如果用我童年时候火盆烧山药的情景来类比今天张北的马铃薯产业,那么那个火热的中心就是张北人对经济产业的宏观谋划。因为有这样一个热呼呼的大火盆,张北的山药蛋才会沙蓬蓬地绽出又甜又香的味道。(张美华)


关键词: 九三学社张家口市委员会           

欢迎登录九三学社张家口市委员会官方网站!

CopyRight © 版权所有: 九三学社张家口市委员会 网站地图 XML


扫一扫访问移动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