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秋暖原

2015-10-27  来自: 九三学社张家口市委员会 浏览次数:147

     写秋日,好像有一个固定的模式:不是收获就是悲凉。但是当我来到了秋日的坝上草原,才知道:秋日还有另一番风景,另一种答案,那就是博大的温暖,宁静的休憩。昔日的繁华落尽,想不到草原竟是这样坦坦荡荡、温温暖暖、开开阔阔,愈发美到让人陶醉。

    草原上的荒草并不萋萋,荒草的颜色是成熟的麦色,麦熟了,香气充盈了人们的味觉,色彩却留在了草原上,让人感受到一种温厚,一种恬静。草原上那些站成队列的树,此时业已落尽了繁叶残枝。落尽叶的树原来如此美丽。干更其挺拔,枝更其曼妙,疏枝逸干画出了属于秋日的清爽和清明。透过车窗,看着从眼前划过落光了叶子的树,我在想:我们落尽了世俗繁叶的生命,是不是也该拥有这样的清爽和清明?清爽的心情和感情,清明的生命和灵性。

    秋日的草原卸下了那些花花绿绿,五彩缤纷,整个地呈现出一种色彩单一的宁静和渺远开阔的暖意。她的宁静,应该是因为她知道这只是一段休憩,一段沉思,一段属于自己的养精蓄锐的时光。因为她相信来年“春风吹又生”后,迎来的将又是一场勃发和一片葱郁。所以秋日的草原,自然还原为一种蓄势待发的安详和宁静。站在蓝天黄草构成的偌大空间,我在窃问:草原上的百草如果没有“来年更美丽”的自信和期待,她们还会有这种抖落苍绿还坦然的境界吗?她们对自己一岁一枯之后再无荣发的结局会如人类一样感到恐惧和绝望吗?

大地无言,草木无言。

    草木一秋,一直以来都被用来寓意人生一世。人如植物,和草木有许多共性。倘若我们的生命如草,知道还有来世,知道因果轮回,我们会不会变得内心坚定、憧憬未来?会不会如秋日的衰草一样,从容、温暖、安详、宁静?不似现世这样熙熙攘攘,为利而来来往往?

是的,秋日的草原,不再喧嚣,不再招摇,就那么安安静静,平平和和的。这是无奈还是认同?是归宿还是叹息?我站在坝上的荒原里,静心谛听,却听不到草原一丝一毫的叹息,虽然有风从草上吹过。

    草原上的湖水,也叫淖水,蓝到如海,净到无尘。暮秋的坝上风不小,我的头发都被吹得一如乱草,可湖水却不急不躁,不温不火,不卑不亢,只那么缓缓地,悠悠地,按着自己的节奏一起一伏地呼吸、吐纳。总说湖水波澜不惊,原来不惊不是不动,是不管风浪多大,她都能按着自己的生命节奏去律动。由此看来波澜不惊不仅是湖水的一种境界,也是湖水的一种生存状态。而我们人的生存状态为什么就不能这样?不管风浪,不管寒暑,也能按自己的生命节奏来律动。这本应该成为幸福的要义和我们人类追求的精神品格,可我们为什么往往不能遵循自己的内心而只愿追随外在的风潮?

    汉朝的刘安说过:见一叶落,而知岁之将暮;睹瓶中之冰,而知天下之寒。而我则是在秋之暮,岁之暮,来到了坝上草原,观草观树观秋之湖水,而悟世之理矣 。(张美华)


关键词: 九三学社张家口市委员会           

欢迎登录九三学社张家口市委员会官方网站!

CopyRight © 版权所有: 九三学社张家口市委员会 网站地图 XML


扫一扫访问移动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