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为我们串起友情

2016-05-19  来自: 九三学社张家口市委员会 浏览次数:332

    题记:昨天在石家庄,从中学教师岗位上退休了的同学,通过微信和我聊了许久,聊到了两个同学的母亲对他的情义,他说:那份情,我永远忘不了,越老越清晰。放下电话,已近午夜,可我怎么也睡不着了。他的故事激活了我的记忆,一些同学的母亲对我的好也如涛涌来,我在那温暖的记忆波涛上辗转反侧至天明,恰逢母亲节。于是在2016的母亲节,我写了《母亲为我们串起友情》。

 

    刘建国是我高中的同学,20多年前调到了石家庄的一所中学,现在退休了。我们闲了,老了,恰有微信可以聊天了,于是老狗记千年,陈谷子旧芝麻地都抖搂出来了。他说:那年我和另一个同学去朱通海家,他家正好死了一个半大猪,他母亲给我们炒肉吃。我们吃光一盘,她再给盛上一盘。我们吃得天昏地暗,她就站在那里笑眯眯地看我们吃。“那是我今生吃得最 多也是最 香一顿肉”。建国动情地感慨着。“还有郭彦章他妈做的烙饼,也可香了,我也没少吃,那时咱可是半大小子吃死老子的年龄。人家就那么舍得让你吃!”建国在那里说着,我的思路已跑了,跑向了40多年前我在陈秀桃家吃油饼的记忆。星期天,我们(好像是和苗桂兰,记不确切了)去距公会(位于河北省张家口市张北县的一个小镇)有七八里的陈秀桃家,大娘给我们做炸油饼、炒鸡蛋、好像还有那种很费劲地用手搓才能做出来的荞渗子粉。我们吃了多少不记得了,只记得大娘出出进进的,很忙碌,脸上挂着笑和汗。从那个年代过来的我们,都知道给你饱饱地吃一顿肉和烙饼、油饼,是怎样的一种深情和大爱!或许因为我们的一次开心饕餮,老妈妈们要扳着手指头算计面缸底儿的几斤粮还得掺多少菜和糠。可惜,那时的我们,少年不识愁滋味,只知愣吃加傻笑。

    在我的记忆中,还有一位老妈妈,是我今生难忘的。这就是乔佩林的母亲。记忆里,老人那时已很老了,现在想来,那时老人也就六十来岁,但是很沧桑,很辛劳的样子。1973年,也就是我们刚毕业的那年秋天,我到二泉井(位于河北省张家口市张北县北部)粮库做临时工。转眼冬天了,单位宿舍不给生炉子,我只好租住在二泉井村一位老奶奶家。不久,老奶奶去康保亲戚家了。剩我一人,懒得烧炕,也不敢烧人家的柴。家冷得如冰窖,只能盖上厚厚的被子,戴上口罩睡觉。早晨起来,睫毛上还有白色的霜。照照镜子,发现眼睛水灵灵的,还挺美。这就是青春,无所畏惧,不知深浅,不怕寒暑,只凭火力壮撑着。老奶奶的孙媳妇恰是佩林姐家的亲戚,听到我的窘况后,大娘立即派佩林姐把我接到了家里。大娘拉着我的手,说:傻女子,等老了都是病。住大娘家吧,好歹有个热炕炕。于是那个冬天,我就住在了大娘家,我睡炕头,佩林姐也得靠边。大娘家的炕很热,我们睡得很挤。现在想来,大娘的小炕上连我挤了5个人。那时,大哥正闹着病,睡在尽后炕,大娘为了我,让病中的大哥连个舒展的空间也没有。那时正是收粮的旺季,我每天晚上都要加班对账,回家没迟早。但不论我回多晚,大娘都会在锅里给我留点儿吃的。有时是红豆稀粥,有时是冻板板山药,当然有时还有炸糕。那时大娘家是村里有名的缺粮户……后来当我会使用一个文词,叫“相濡以沫”时,我总会情不自禁地想到在二泉井的那一段岁月。

    还有许多同学的妈妈,都于我有恩有情,让我永远记着。苗桂兰的妈妈——那个看上去很衰老的妈妈,一见我,就慈爱地笑着问东问西,我却常常不着四六地和老太太耍白皮。每当这时,老太太反而笑得更灿烂了。那时,我们家一来客人,我就跑苗桂兰家住了。我俩叽叽咕咕地一说半夜,全然不管二位老人第二天还要下地干活。现在想来,他们需要多大的爱心和耐心才能包容我这个半疯子。

    我有记忆后,盖得第一个新的大花被子,是去朱玉兰家,她妈从柜底翻出来的;我心爱的第一个小碎花洋枕头,是李秀珍妈妈给轧的。那好看的百褶边是世上最 美的蕾丝花边……

    可惜这些老妈妈们,谁都没有得过我一分钱的济,让我心底的偶念化作了永久的遗念!想那些年,匆匆复匆匆,忙忙还忙忙,我连自己的母亲也顾不上管,顾不上孝,更多的时候是她给我做佣人;更遑论这些于我有深恩的老妈妈们。现在好日子来了,我们也闲了,她们中的大部分却走了!她们的故去不仅让做儿女的怀念,也让我们这些曾沐浴过她们恩泽的孩子深感遗憾!孝顺,子女不能等;感恩,谁都不能等!那天秀桃姐问我记得她妈吗?我说:记得!她让我看她母亲的遗像,我匆匆地看了一眼,便不敢久久端详。我怕过多的端详引出我和大姐过多的泪。

    如果说,婚姻的昨天是爱情;生命的昨天自然是母亲;那么友情的昨天就是母亲为我们栽下的树,好让我们今生有树乘凉避风。真的,我们的母亲不仅给了我们生命,给了我们亲情;为我们的爱情和婚姻操碎心;她们还为我们串起了友情。如果说友情中最 甜的果实是同学情,那这情义不仅是我们自己处出来的,还有那些故去的,或健在的老妈妈们为我们攒下的,串起的。如果说友谊的种子是我们自己种下的,那么让这株幼苗长成大树的便是我们的母亲!她们为我们之间的友谊洒下的汗水和心血一点儿不比我们自己少,我们真的不能忘记,也不会忘记,更不该忘记!

    想来,在我们走过的人生路上,在我们遇到大沟小坎的时候,能和我们一起搀扶着走过的人,多是我们的中小学同学,而这中间的许多情份,往往是母亲们为我们维下的,攒下的。让我们做儿女的,和儿女的同学,都记住那一代可怜可敬的母亲吧,记住她们的好品德和好心肠,记住她们给予我们的爱!让这爱在我们之间传递,弘扬,弥散,不散! (张美华)


关键词: 九三学社张家口市委员会           

欢迎登录九三学社张家口市委员会官方网站!

CopyRight © 版权所有: 九三学社张家口市委员会 网站地图 XML


扫一扫访问移动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