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和油烟的战斗

2016-07-25  来自: 九三学社张家口市委员会 浏览次数:342

    如果女人星期天赖赖床,8点起来,吃过早点开始和灰尘战斗,往往是战斗还没有结束,就发现该做午饭了,于是一场和油烟的战斗又开始了!

    如果说和灰尘的战斗只是游击战,那和油烟的战斗就是正规战或曰攻坚战了。

    男人说,女人一结婚就不再温柔了。我想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女人让日复一日的油烟把嗓门熏粗熏哑了。嗓门一粗,词汇也随之配套变俗了。散文作家王英琦曾说过一句话:累了一天,与其手托腮帮子和男人在那里装温柔,还不如留点时间让自己匀匀地喘口气儿。女作家也让油烟折磨得说实话了。

  如果有女人说做饭是享受,是艺术,那她不是矫情,便是偶然为之,还是丈夫和其一起为之的女人。如果一个女人天天烟熏火燎地做饭,就断没这种享受啊艺术啊的雅兴了。

  我也曾矫情地觉着烹菜煮饭和做编辑差不多,编辑只不过是烹文煮字罢了,但当我真的日复一日地站在灶前做饭炒菜,搞得镜片上的油烟比抽油烟机上的还多时,便无奈地在心里承认做编辑还是比做饭省劲儿。在这两样截然不同的劳动中,我感觉还是做编辑更适合我。但是我现在只能以米面、肉菜、油盐等为原料来“编辑”我和家人每日的三块“版面”了。“编辑”还不是最难的,最难在于“印刷”之后的清理“车间”。

  有人说:现在的年轻家庭哪家不是男人做饭?是的,男人做饭了,炒菜了,但饭后刷碗洗锅呢?清理油垢的工作毫无悬念地是属于女人了。说良心话,一个男人能和你一起做饭,这不仅是时代的进步,也是女人的福气。细想,火候变化,佐料增减,花样翻新,创意不断。看着各种菜料在自己的手里变成花花绿绿的美味,也确实让大老爷们挺有成就感的,可收拾厨房呢?除了油腻,还是油腻,鲜有新意和变化。你若不天天吃咸菜和凉菜,做任何一道热菜,你都免不了和油烟打交道,但清理油腻的工作可以说是世上最令人头疼的工作,所以男人可以做饭炒菜,但不会主动选择洗锅刷碗清理厨房的。

  现在的一些女孩儿不仅不想做饭,更不想洗锅刷碗,只想吃香的喝甜的;看着饭后的盆朝天碗朝地,只好和男人撒撒娇,发发嗲,求他再接再厉,把“扫大尾巴”的工作也一并都做了吧。可结果呢,往往是撒着撒着嗲着嗲着就散了。不是男人不想伺候你了,就是嫌你不伺候他了。

  不知怎么搞得,刚结婚时男人还能和女人一起做做家务,结果做着做着家务活就都到了女人这边了,好像也没个什么交接仪式,就不知不觉地跑到这边了。如果非要找个仪式,大概就是孩子出生的那一刻。在女人完成了从女生到妈妈的转变时,家庭格局也随之变了,一切也就都颠覆了。男人不再做饭了,改为享受“消费孩子”的乐趣了,并且学会了对女人的饭菜质量挑三拣四,说咸嫌淡。有的还呼朋唤友,把人领到家里吃饭,还说什么“加人不加菜,多加一双筷”。孰不知他说的那是饭馆,一桌菜加一个人,不显山不露水。家里加一个人,不仅是加饭加菜,还得加刷碗等劳动。做一个人的饭和做四个人的饭,那不是简单的叠加,是几何级的翻跟头。

  记得多年前看过一则外国故事:一家庭主妇给家人做了许多年饭,没有得到家人一句赞美。一天,主妇把一捆谷草抱到了餐桌上。家人惊呼:“难道你要让我们吃谷草吗?”主妇说:“这多年,你们说过一句你们吃的不是谷草吗?”家人始知茶从哪儿凉,菜由哪里香。当然中国的女人没有这份幽默和智慧,也没有这个“竭诚”和创意。温柔的选择唠叨,只唠叨到男人听得耳朵里嗡嗡响,响得内容是什么不知道。蛮横得则直接河东狮吼了,但吼来吼去,除了自个儿声带发疼,也没什么效果。既然如此,女人也只能无怨无悔地独自和油烟战斗了,毕竟注入了心血、汗水后的饭菜,其营养价值还是高了许多。让家人吃好喝好也是女人一生的辉煌事业,只是我们要告诉他们:我做好饭了,你们要赶快来吃,而且还要说上几句:真香,真好吃之类哄哄人的话。

    前几天在网上看了一部电影,名叫《求求你表扬我》。我们不妨借来一用,营造一下家庭的快乐气氛,谁叫我们不幸身为女人呢。我们除了给家人提供物质的饭菜,还得提供精神的食粮。这样,家中“神也没了鬼也没了”,肯定安生了。(张美华)


关键词: 九三学社张家口市委员会           

欢迎登录九三学社张家口市委员会官方网站!

CopyRight © 版权所有: 九三学社张家口市委员会 网站地图 XML


扫一扫访问移动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