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三人要有一颗文学的心”

2013-09-10  来自: 九三学社中央宣传部 浏览次数:216

——九三学社中央“家园记忆”文学笔会侧记

 

   “家园记忆”是人的本性。长期的农耕文明形成中国人生活方式以及思维、感情、习惯,影响或者甚至可以说渗透到血液中的记忆模式,就包括了对家园、故乡的深深的眷恋。

    盛夏已阑,清秋将至。

    天空清澈悠远,湛蓝得像是被墨水渲染过一般。鄱阳湖成千上万只候鸟飞临,登楼眺望,“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美景尽收眼底。”

    比起夏的飞扬,秋是宁静而成熟的。

    橘子红了的时候,几十位来自全国各地热爱文学创作的九三学社社员、文学名家相聚江西南昌。

    九三学社的特色以科技为长,但除了科技精英,九三一直也不乏文学方面的大家,如黎锦熙、俞平伯、杨振声、李长之、魏建功、游国恩、萧滌非、冯沅君、陆侃如、程千帆、沈祖棻、启功,以及科学家前辈,象梁希、潘菽、涂长望、茅以升等,他们都有很好的文字功底,为文做诗,独具风采。九三学社重视文学人才的发掘和培养,在各级九三组织的刊物和网站上,经常有闪烁着飞扬文采的作品见诸报章。

    许多与会者带着自己的诗歌、散文、随笔、书画,带着多年凝练的文学作品来到这里,相互切磋交流。大家随席而坐,纵论文学肩负的时代责任,探寻生态家园和精神家园,共叙整合社内文学力量、推动九三学社思想文化建设。

    全国政协副主席、九三学社中央主席韩启德点明主旨:“九三学社人才荟萃,除了科技精英,也不乏文学方面的大家,在十多万社员中热衷于创作的文学爱好者也是人才辈出。文学艺术能够对一个人的心灵产生很大的作用,能够提高人的素质,增强凝聚力,提高参政议政能力和水平。“家园记忆”是人的本性。长期的农耕文明形成中国人生活方式以及思维、感情、习惯,影响或者甚至可以说渗透到血液中的记忆模式,就包括了对家园、故乡的深深眷恋。因此把本次笔会的主题定为‘家园记忆’,就是想通过对曾经家园的回忆、对未来家园的遐想,让与会的九三文学爱好者就此阐发自己提出的所思所想蕴含更多学理和哲理的想法,促进我社成员的生态建设和科学发展意识的提升。”

    这次雅聚由九三学社中央办公厅主办,九三学社江西省委、九三学社中央文化工作委员会承办。骄人文脉、时代主旋,作者们直抒胸臆、畅所欲言,让人感到亲切别致。与会人员围绕生态文明与文化建设、地域家园与精神家园、文学创作与人文精神以及提高文学素养与建设高素质参政党等问题展开热烈讨论。

    “我们肩负的使命多么重要”

    著名作家王安忆女士和梁晓声先生莅会并做文学创作经验报告,成为这次笔会一道靓丽风景。

    梁晓声,这位一直以来以平民立场关注社会的著名作家,以其诙谐的语调从“人文”这个中心词慢慢铺展开去,拉开了中外文学中“人文思想”的浩瀚夜空。“什么是人文,就是关于人的文化、人性的文化、人性的发育史,抽出人性,人文就缺乏了核心价值观。” 在听众随梁晓声漫步于世界文化和文艺的旅途中时,人文的外延逐渐清晰起来。人文,是由人道主义、同情心、爱心、公正、平等以及长久以来从人们相处而得到一系列社会准则所组成的。“人性的理想主义永远不会过时。”

    我们从当下许多丑恶现象中看到了人文教育的缺失。人的变态源于文化的缺失,如多读点《木木》《卖火柴的小女孩》,文革就不会有那么多的红卫兵。”“党风和社会风气,仅仅靠政治教育是不够的,党文化不能覆盖所有的角落,而文化的力量则能够触及人们的心灵。”

    现任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王安忆是中国当代文坛上杰出的女作家。她以敏感和高超的领悟力来控制故事微妙的气氛发展以及人物的心理变化,细腻精准。王安忆向与会者介绍了小说创作的技巧和心得,她在多年的创作实践中,形成了独有而成熟的小说观念,对于小说创作与现实的关系、小说创作与自我经验的关系、小说的真实性与虚构性、小说的形式与内容的各方面问题,介绍了自己成熟的经验和观念。同时她也对文学创作的社会责任等问题和与会者进行了交流。

一个不读书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民族!

     “19世纪是军事力量征服世界的世纪;20世纪是经济力量控制世界的世纪,而21世纪则是文化力量主宰世界的时代。”人民文学出版社副总编辑肖丽媛,思考自己所从事的工作与这个时代文化的关系以及在文化传承过程中应该保持着怎样的担当。当前在市场经济浪潮裹挟下的文化建设面临着空前的忧虑:一些领域道德失范、诚信缺失;一些社会成员的人生观、价值观扭曲;舆论引导能力需要提高,网络建设和管理亟待加强和改进;有影响的精品力作不够多,文化产品创作生产引导力度需要加大;公共文化服务体系不健全…“目前的社会现状令人堪忧:美国中情局提出对华文化侵略的十诫令;俄罗斯文化倒退现状给我们警示;再看看一名大学生的反思——轰动社会的万言帖,最露骨的大学生活;全球Top100(学术排名)大学中,前20所中有18所是美国的,没有一所中国的大学……”

     “捡起我们的阅读习惯吧,否则,疏远了灵魂,未来的中国可能会为此付出沉重的代价!”

    九三学社九江书画院副院长胡志亮参加笔会感触良多。“社中央的意图是通过作家的独特视角及对中国乃至世界文化思想现状的介绍和描述,增强社员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进一步了解,增加对历史,对人生的进一步感悟,从而增强自己的社会责任感,当然也进一步提升社员的参政议政的能力。这件工作应该是长期的,潜移默化的,又是必需的,而不是可有可无的。”“一位真正的科学家或者在其一个领域可称为翘楚的大家,他必然对自己国家的文化历史和民族文化传统不仅了然于胸,而且能够精研,使用。实际上,科学的研究和建树与文化的掌握和精研不是互相排斥的,而是相辅相成的,互为补充的。”

    他受聘社中央撰写《许德珩传》,深感这个采访、收集资料以及写作的过程就是一个极好的再学习受教育的过程。他表示,现在写作已经进入旺盛时间,一定努力拿出合格的作品向社中央,也向社会,向全国的九三学社社员交出一份满意的答卷。

    “用文学挽留已经消失或业已消失的家园”

   “这些年我们目睹了太多的村庄的消失,那些我们曾经生长其间,并滋养过我们童年甚至至今仍然让我们的心灵可以栖息、伫足的地方……我总会有一种为我的一个亲人送行的感觉。”九三学社云南省专职副主委周勇深情地说:“乡村的经历是我们每一个人最可靠的人生经验,也是我们最为基本的“阅历”和底气。而且城市演变也是以乡村作为基础不断延伸而来的。这些存在了几百年乃至上千年的文化遗存,为什么今天我们就不能容忍它继续存在下去呢?作为九三社员,我们可以通过政治渠道去呼吁、去奔走。作为作家我们只能用文字去挽留这些已经消失或业已消失的家园。我更希望,我们的家园不仅仅是记忆,更应该是一个真实的可以触摸的现实世界。”

    “故乡,一个让人魂牵梦绕的词汇;故乡,一个承载着许多记忆,一提起便让人为之动容的地方……”安徽省文艺理论家协会副主席余国松以“作为审美意蕴的故乡”为题发表了激情澎湃的演讲。“历代文人与成功者,几乎未以诗词文章怀念过故乡者。对于刘邦,那是‘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对于伟人,那是‘红旗卷起农奴戟,黑手高悬霸主鞭’;对于迅翁,那是祝福、那是社戏,那是百草园与三味书屋……。对于许多人,故乡就是母亲,就是老屋,就是童年的一个玩伴,或是村口的老槐树…….”

    青海师范大学人文学院教授纳秀艳用“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的诗句,以清新细腻的笔触描绘了写满乡愁的诗歌与家园记忆。“一股淡淡的乡愁自千古诗心深处弥散开来,在某个黄昏,悄然与读者的心灵邂逅,遂摇曳成一片温婉缱绻的景致——故乡的山水田园。”“无论多么充满劳绩地生活在大地上,家园永远是心灵的归宿和精神的栖居之地。‘日暮乡关何处去,烟波江上使人愁’正是诗人对自我生命深层次的体认与关怀,担忧与焦灼了。这里的乡关已经超越了地理学的具体涵义,而上升为一种意象符号,富有象征的意义。这份家园的记忆,深深烙印在脑海,成为诗人随时可以归去的地方。月光下袅袅的春柳,夏夜婆娑的树影,秋夜蛰虫的低吟,冬夜飘飞的白雪,这是故乡的四季。在这般美妙的记忆里,心底的情爱悄然萌发,放逐自我,将一己之小我融入无穷的宇宙中,使生命获得诗意的安顿和永恒的圆满。”

    “不忘初心 守望心灵家园”

  “我们最初都是怀揣着一颗追梦的心,在文学的路上不断尝试和跋涉着。凭着那股激情和信仰,我们坚守着心中的精神麦田,走出了丛林沙漠,最终所有的经历和独特记忆都成为一种财富,化作笔下的人物和场景”。在四川省文化馆坚守了多年群众文学艺术杂志的副主编涂军娅,是文学一直支撑着她坚持走到了今天,对自己所从事的工作充满自豪。“一本杂志的精神宗旨和编辑的眼光决定了其所选文章的品味和反映出的社会文明风貌。我们要坚持以报刊这个阵地,来建筑我们的心灵家园,一个文学爱好者的家园。哪怕我们只是内刊,也能影响和助梦一大批有潜质的优秀作家。让更多的明日之星和栋梁之才从我们的园地里成长和腾飞起来,也为更多在生活里艰辛跋涉的迷茫心灵提供一个静心品茶休憩、做心灵SPA的雅致场所。”

    “我总是徘徊在对田园故国的怀念之中,虽然我很少回到故乡,但妈妈每年亲手为我做的千层底布鞋,始终穿在我脚上,它带我走遍神州,寻找我那心中的家园。”湖南启光书院院长吴振明1994年独自徒步行走8千多公里,考察万里长江;1995年又徒步古丝绸之路,对沿线历史、民俗、宗教、哲学及民间艺术进行采访创作。“社会化了的文人即文化人。文化人的真正含义是开创并开启人类精神的未知领域为人类引领一个爱与欢乐的精神家园,即人们常说的终极关爱。于今,我总是在阅读着灵魂,也试图将人类心灵与欲望的文化取向中做一些大同精神与经济模式互助共融、相得益彰的有益探索,以触动人类当前所面临的严重误区。我努力将人类生命与自然万物视为一体,永恒的统一,精神的自由和普遍得到尊重。……这种精神将是人类最后一件伟大作品,唯如此,我们才能找回精神的皈依和信仰的终极关怀,重新获得人们已丧失的归宿感和对家园的记忆,最终寻一条回故乡之路。”

   “长久以来,人与自然的关系,一直是文学的最重要的创作源泉;家园记忆一直萦绕在我们的心头,‘精神还乡’已经作为一个文学母体而存在。在群星璀璨的诗歌体中,谢灵运、陶渊明、王维、孟浩然、李白、杜甫等无数杰出诗人,在表达人与自然的亲密关系、精神还乡的过程中,产生了无数美妙的诗歌篇章。”青春杂志社执行总编辑杨波认为,生态文学是家园记忆的一种表达,是人类的心灵诉求,考量自然如何影响人的生存和心灵。“我奢侈地想,我们在‘精神还乡’的征途中,深深烙上了现代性的印记,获取自性,在时光的长河里闪烁着独特精神的光芒。”

    “九三人要有一颗文学的心”

   “这是一次人人心中有,人人渴盼中的艺术盛会。她使一个小船拴到中国共产党大船上的民主党派,有机会在提高自身文明、文化素质、文艺修养和引领正确的文艺方向方面,得到全面培育、滋养的机会。”九三学社山东济宁市主委、济宁市作协和文联主席殷允岭对社中央召开文学笔会充满期冀。他从事文学创作几十年,现已出版长篇小说3部、小说集3部、播出电视剧4部。他的传记文学《焦裕禄传》、《雷锋传》、《孙家栋》等多部作品获得30余项各类奖项,出版各类作品300余万字。“我们期望这样的笔会如期而至,浇灌九三文学的百花齐放;乐见一支激情饱满、文采熠熠的创作队伍活跃在全国九三,见证着我社更多的文学人才。让我们用大德敦化,小德川流”之精神搞好九三学社的文学创作。”

    “我也是做过文学梦的,高中时,我的文科优势十分突出,作文竞赛也连续两次获得全校第一名。但当时重理轻文之风盛行,更多是出于一种“虚荣”吧,我选择了理科,就读于福建农林大学植物保护学院,回顾我的人生历程,似乎一直在文科与理科间徘徊,但庆幸的是:我已经从文理交融地带找到了自我,并确立了自己的人生坐标。”福建农林大学植物保护学院的李芳教授以“在文理之间”的徘徊表达了她热爱文学的心。近些年,她承担了五项省部级文理交叉课题,在《自然辩证法研究》,《自然科学与辨证法》、《农业现代化研究》等权威刊物上发表多篇哲学类学术论文,也撰写了大量的参政议政文章。“我认为科学与人文的结合十分重要。“九三人要有文学梦”,韩主席一语点醒我的心中梦想,虽然,此生不可能成为王安忆那样的作家,但我可以在激活与普及中国文学经典的方面做一些工作,并从中享受文学经典赋予我的精神滋养。”

    九三学社中央文化工作委员会主任、学苑出版社社长孟白认为,文学是具象的(相对于科学的抽象而言)。所谓文学的具象化,就是“目中有人”,作者所观察、所描述的对象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他们的生活、情感、思考。所以古今中外的优秀文学作品,不管是什么体裁,诗词、曲赋、散文、小说、剧本等等,都是作者饱含感情、充满人文关怀、闪耀着人性光辉的情感、情怀的表达。进行文学创作,会让人产生情感的共鸣,进而产生情怀的升华。不仅如此,文学底蕴的增厚,对于我们从事其他非文学的工作、活动也大有裨益,比如对撰写提案和其他建言献策,比如对公益、慈善活动,甚至包括对科学研究和企业经营。“我们的社员,都具有创作出特色作品的资源,撷取一种适合自己的文学体裁,提高功力,都有可能参考创作。”

    “民主党派不能没有一颗文学的心!”上海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曹旭说出了与会者共同的心声。文学的心是什么样的呢?“文学的特性就是真、善、美,艺术展现人物真善美的心灵。文学心就是一颗真善美的心。九三同志内部要用真善美的心相互交融,并把这颗心带到外部,带到厂矿、机关、学校、超市、码头…….带到全社会,让真善美的心灵覆盖全社会,这对整个国家人际关系的改善就是一个巨大贡献。”

……

    翻开卷帙浩繁的中国文学,一股淡淡的家园记忆从千古诗心深处升起,通过诗人词家、书画家、文学家们的心灵审视,创造出众多散发着浓郁人文气息的墨宝遗篇。九三学社中央主题笔会的举办,体验其中具有极高美学价值、与中华民族精神和文化生活紧密联系的文化生态景观,探寻人类物质家园与精神家园的回归。

    “都是为了更加美好的人类未来而从事创造性的工作,科学应用的真正前景,也在于与人文精神的完美融合。”韩启德这样诠释科学与文学的相通。

……

    对家园的记忆,笔走龙蛇,思如泉涌。(戴红)


关键词: 九三学社张家口市委员会           

欢迎登录九三学社张家口市委员会官方网站!

CopyRight © 版权所有: 九三学社张家口市委员会 网站地图 XML


扫一扫访问移动端